歡迎訪問成都滿譽商務服務有限公司!!【 服務熱線:400-1097-001 】 加入收藏
  • 會計資訊 成都注冊公司小編分享一個普通人的創業故事
  • 新聞來源: 成都滿譽商務服務有限公司 閱讀:18 發布時間: 2018-01-08

他被稱為中國第一股民。而他則自稱散戶工會小組長。他的故事曾被包括美國《時代雜志》、《新聞周刊》等在內的世界各地媒體廣為報道,成為世界輿論關注中國改革開放進程的一個重要話題。作為中國證券市場最早的參與者與見證者之一的著名散戶,這個經歷了二十多年風風雨雨仍然活躍在市場上的不倒翁,他已成為回顧中國改革開放和證券市場發展歷史時繞不過去的象征性人物。他叫楊懷定,他的另一個名字更為人熟悉--楊百萬。 成都注冊公司小編今天就為大家分享他的故事。

2007年下半年,滬深股指沖上高位后,楊百萬曾多次向散戶發出警告。9月12日,上證綜指在走出5·30大跌后一路向上,沖破了5000點大關,許多人都在議論7000點、8000點甚至一萬點,楊百萬卻在接受中證報記者采訪時提出股市風險加大,又到克服貪婪時,特別強調績優股群體已經積累了相當大的泡沫,投資者特別是中小散戶一定要克制住貪婪心態,不應盲目理解所謂績優股的價值投資,而進入價值投機的怪圈。

這篇文章見報后,楊百萬受到了許多人的嘲笑。但19個交易日后,上證綜指就在沖高6124點后掉頭向下,至今跌幅已超過60%,藍籌股群體更成為下跌的主力。

楊百萬因此再度備受關注,其作為中國成功的散戶投資者代表的形象再次得到確認。楊百萬說:我現在的工作之一,就是為散戶站崗放哨。

但他同時聲明,他現在只對自己決策軟件的客戶作指導,不會隨意對公眾發言,不會濫用自己的影響力。他說:我沒有自己的網站,也沒有博客,只是偶爾,特別是在大盤走勢的關鍵時刻,接受記者的采訪。目前互聯網上的所謂楊百萬網站或博客,全部是假冒的。

從1988年參與國庫券買賣算起,經過柜臺交易階段,再到滬深交易所正規的競價交易市場,楊百萬參與了至今為止中國證券市場的全部歷史,也是其中的幸存者和成功者。楊百萬在證券市場走過的心路歷程,堪稱中國證券市場歷史的一個縮影。

1998年,新華社、中央電視臺評選改革開放20年20人,楊百萬入選。如今已到了紀念改革開放三十年,當年的20人中不少人已經因各種各樣的原因翻船落馬,楊百萬卻活得挺好,并不斷有新的收獲,這不能不說與他成熟理性的心態和穩健的生存方式密切相關。

十年前他就曾對記者說:我始終保持獨立,不參加任何聯盟,不管是券商的、莊家的還是上市公司的。記者與楊百萬相識多年,深切地體會他不僅有膽而且有識,他最大的長處就是能獨立思考,在關鍵時刻能夠把握住自己,他有自己的明確的生存之道,這已化為他的生存智慧,雖然從學歷上來說,他只是一個初中畢業生。

早期經歷已成傳奇

楊百萬的精明在他踏入投資之路的第一步時,就表現得淋漓盡致。

楊百萬最早是從買賣國庫券開始投資生涯的。這事說起來有點偶然。1988年,因為遭遇一些不公正待遇,楊百萬從工廠辭職,自尋生計。這以前他已經通過業余搞第二職業賺了一點錢,銀行存款有2萬。

辭職后,他當然得更留心賺錢的機會。

有一次,他看到上海某報說溫州實行利率開放,利息可以高到13%。他給溫州人民銀行寫信,確認了真有其事后,就想把錢存到溫州去。他算了算,2萬元,每年利息就是2600元。而辭職前他每月工資68元,一年也就800多。這在當時已經算不錯了。年息2600元,這不是可以不用上班了嘛?不過到溫州去的船票剛買好,他又從報紙上看到另一條消息:上海要開放國債交易。楊百萬說:我讀過《子夜》,知道這里面會有花頭。他立刻算了一筆賬:當時上海銀行利息每年5點幾,三年期國庫券,年息超過15點,比去溫州存銀行還劃算,還免了奔波之苦。為啥不買?

國債交易開市的第一天,一大早他就去了。買進后,看看旁邊的人,看的多買的少。到當天下午,有人想明白了,開始買進,結果價格立刻上沖。沖到110元以上,他就拋掉了。轉手之間,利潤超過10%。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之后,他開始研究國庫券。很快,他發現全國8個試點國債交易城市的國庫券差價很大,而人民銀行卻禁止金融機構之間流通國庫券。于是他想到了個妙招:做國庫券的異地買賣。這個念頭一轉,他在不知不覺中開創了我國國庫券異地交易的先河。

他沒日沒夜地乘火車在全國跑。各地之間的差價甚至可以大到超過10元,利潤極其豐厚。他總結出來,什么地方窮、經濟落后,什么地方的國庫券就更便宜。當時中國人的金融意識還相當淡漠,國庫券發行阻礙重重,很多時候要靠攤派,買了國庫券的老百姓急于兌現,打八折拋售給銀行,而銀行也普遍缺乏資金,有些銀行國庫券業務的啟動資金只有十幾萬,一下子就脹死了。楊百萬說:我帶著現金去買進,當地銀行把我當救星。銀行給我的價錢是九折,90元。到上海差價起碼十元。靠這2萬多元本錢,出去一趟能有幾千元進賬。我的本金快速膨脹。

他向記者透露其中的奧秘:其實那時國務院有文件,規定國庫券不得低于面值買賣,但各地執行情況不一。上海執行得最好,從沒有低于面值。正是這一點保證了楊百萬國庫券異地買賣的價差。我實際上賺的就是這個政策的錢。他說。

楊百萬的交易金額越做越大,很快達到上百萬,人民銀行和有關部門都開始注意他。

當時對他的行為有很多爭論:一、這種行為是否屬于經營金融?按國家規定,個人不得經營金融。二、算不算投機倒把?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下,這種看法無疑使他承擔了一定的政治風險。這時楊百萬采取了一個聰明的舉動,他主動到人民銀行上海分行去人民來訪。他對接待人員說:我有些金融法規搞不清,想主動接受黨和政府的教育。我可以買賣國庫券嗎?接待人員反問他:你看呢?他說:可以。接待人員問他有什么依據,他拿出一份《金融時報》,當時的上海分行行長在報紙上接受采訪時表示:歡迎公民隨時隨地買進國庫券,隨時隨地賣出。

做了一段國庫券異地交易后,他心里還是不踏實,怕政策變化,同時也怕大筆現金帶在身邊不安全。當時個人不能使用本票,只有現金。楊百萬說:我特地稱過,一萬10元鈔是一斤二兩。我帶50萬出去,就是60斤。分量重,體積大,十分惹眼。正好當時上海公安局開放保安業務。于是他跑到上海市公安局,詢問能否請保安,結果如愿以償。上海《解放日報》為此曾發過消息:上海出現第一例私人聘請公安人員當保安。這以后他出門買賣國庫券,就由保安開好執行公務的證明,還帶著槍,一路免檢,通行無阻,少了許多麻煩。外地銀行也因此更認可他的交易行為,愿意把國庫券賣給他。

1989年,他又特意到稅務局咨詢買賣國庫券是否要交稅。當時的背景是:一些私營個體戶不愿意交稅,成為一個社會問題。結果稅務局的人表揚他主動上門報稅,報紙還發表了上海市民楊懷定主動報稅的消息,引起了有關方面的注意和好感。后來楊百萬對記者坦率承認,其實那時他心里很明白,根據國庫券條例,買賣國庫券是免稅的。或許,制定國庫券條例時,誰也沒有想到會出現楊百萬這樣頻繁地跨地區買賣國庫券的情形吧。

到人民銀行咨詢、請公安人員做保安、到稅務局報稅,這三件事讓楊百萬出了名。其實,這中間也隱藏著他自我合法化、自我保護的狡猾安排。


Copyright 2011-2017 www.voialn.live 成都滿譽商務服務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四川肆合互動
北京快中彩号码分析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