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成都滿譽商務服務有限公司!!【 服務熱線:400-1097-001 】 加入收藏
  • 會計資訊 我國立法及司法對“反向混淆”有何影響
  • 新聞來源: 成都滿譽商務服務有限公司 閱讀:51 發布時間: 2018-01-03

1、 成都注冊公司分享我國現行立法的相關規定

我國《商標法》第五十二條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的,均屬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一)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或者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的;……(五)給他人的注冊商標專用權造成其他損害的。”《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五十條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的,屬于商標法第五十二條第(五)項所稱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一)在同一種或者類似商品上,將與他人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標志作為商品名稱或者商品裝潢使用,誤導公眾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規定,“將與他人注冊商標相同或近似的文字作為企業的字號在相同或類似商品上突出使用,容易使相關公眾產生誤認的”,屬于給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造成其他損害的行為。


縱觀相關法律規定,我國現行商標法未直接采用“混淆”概念,而是采用“誤認”及“誤導公眾”等概念。同時,最高人民法院在司法政策中曾經提出,“是否構成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原則上要以是否存在造成公眾誤認、混淆的可能性為基礎作出判斷。” 在商標語境下,一般認為“誤認”、“誤導公眾”與“混淆”涵義相近,混淆應是我國商標法判斷商標侵權的應有之義。司法實踐中法院也確實在運用混淆理論進行商標侵權的裁判。另外,商標法并未明確限定發生混淆或者誤認的方向。因此,在現有法律框架下,我們完全可以對“誤認”進行解釋,使之涵蓋正向混淆和反向混淆。從某種程度上說,我國商標法并不排斥反向混淆這一侵權形式,反向混淆和正向混淆兩種情形均在我國商標法的保護范疇中。


2、 成都注冊公司分享我國司法實踐對“反向混淆”理論的適用

近年來,商標反向混淆理論逐步被我國的司法實踐所確認,最著名的案例就是被外界戲稱為“蚊子叫板大象”的“藍色風暴”商標侵權案,該案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原告浙江藍野酒業有限公司是浙江省麗水市的一家小企業,系“藍色風暴”商標所有人,被告百事可樂公司是世界著名的跨國飲料巨頭。原告以被告擅自使用“藍色風暴”標志侵犯商標專用權為由,訴至法院。二審法院即以反向混淆理論作出認定,判決被告行為構成商標侵權。


同樣,在“龍太子”商標侵權案中,被告相對于原告而言,在生產能力、營銷網絡、經營理念等方面明顯處于優勢,被告生產銷售龍太子童裝,使其龍太子商標具有較強的顯著性,配合《龍脈傳奇》中龍太子卡通形象的傳播使用,容易被市場及相關公眾所接受。當原告在自己的產品上使用合法注冊的龍太子商標時,從一般消費者的注意力角度出發,往往會誤認為其生產的龍太子產品與處于市場優勢的被告存在特定聯系,即會對商品來源產生混淆,使原告與其注冊的龍太子商標的特定聯系被割裂,“龍太子”注冊商標將失去其基本的識別商品來源的功能。


法律為商標權人預留的注冊商標使用空間受到侵害或侵占,商標權人寄予龍太子商標拓展市場空間,塑造品牌形象的期待將受到抑制,利益受到損害。被告的行為雖未通過寄生原告的商譽獲取利益,但在長期的“促銷轟炸”中可能造成社會公眾將原告商品誤認為是被告的商品,導致原告的經營生存空間遭受擠壓。因此,被告未經原告許可,在其生產的類似商品童裝的合格證上使用近似商標,并投入市場銷售的行為侵犯了注冊商標專用權,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Copyright 2011-2017 www.voialn.live 成都滿譽商務服務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四川肆合互動
北京快中彩号码分析图